公司新闻

企业公关和媒体人如何欢快地做朋友?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8-15

当前的法律制度不健全,法治监视不到位,很多时候,媒体承当的责任严峻,所以对新闻媒体的护卫也不到位。公关这个领域,企业里的公关精英一直发展,不少来自于媒体,随着法治成立,政府监视力度的提升,公关人员的本色的提升,双方对立的问题会越来越少。

赵士勇:

赵士勇:

刘照普:

赵士勇:

对话文字实录

这个问题我也深有领会。昨天碰到一个事情,给一个县的县长打电话,问他一个环保的问题,我打过去之后问:“是某县长吗?”对方说:“不是我,不是我。打错了。”打错就打错了吧,还直说,不是我,不是我。所以,我觉得,不但是企业,政府一些官员,有时候比较搞笑,本人都演穿帮了。

对我来说,开放的心态,沟通是双向的,我不介意媒体发现欠好的处所,向我反映,我很乐意沟通,我最怕的是不沟通,怕就怕媒体不沟通、不询问就发布相关的新闻。我十分欢迎媒体来和我们沟通。

赵士勇:

华心赟:

江苏金融圈微信平台编缉 赵士勇

作者简介

负面倒是没什么,网络上流传的负面新闻存眷度比较高,好比前段工夫总行的“关小虎事件”,作为上市银行,负面新闻报导也是突发事件,对我们来说,企业是积极开放容纳的看待,在公正面前,企业和媒体是态度一致的。

我觉得就是要保持畅通流畅的交换。

赵士勇:

王海平教师怎么看他们三位的不雅观点?

华心赟:

企业公关和媒体人如何愉快地做朋友?

我的抱负的媒体宣传,是真正协助我们做正面的宣传。但是好比以前那种整版硬广、软文、冠名,这还只是1.0的宣传,媒体只是起到告知的思维。随着信息技术的提高,很多点上可以阐扬,媒体的宣传技术,两微一端的交融,企业十分必要,媒体资源的整合和运用,怎么和我们做互动和联结,再好比流动的策划,媒体是专业的。

再好比,某一个渠道,好比蔡总这边,出了一个人改不雅观了社会对直销的认知,恒丰银行的老大成为业内讲经济问题讲的最好的,大家都在用他的不雅观点。

下面我再请在座的其他企业朋友谈谈,请扬农化工证券事务代表任总来说一下吧,证券部也有很多跟媒体打交道,有什么看法?

事件发生后,我们有时候很难搞分明底细,底细有时候很复杂,不是每个层面的人都能搞分明,作为我这个层面,我会建设一个渠道,搭建一个信息流传的桥梁,要让媒体从你这边知道正确的信息,而不要让人去猜度,或者通过其他渠道。底细是多方面,可能波及到产品质量、政府意见、出产者意见等,很多问题很难鉴别,应该和媒体之间建设一个畅通流畅的渠道,而不是道听途说。

扬农化工证券事务代表 任杰

黄教师做查询拜访记者很多年,你来谈一谈。

海润光伏董事会秘书 问闻

我素来没有做过。媒体对企业要坦承沟通,话语权在媒体手里,要给企业说话的时机,我每次去企业,我和对方说,没有须要逃避,我们都能了解,双方换位考虑,最后达成共识。媒体采访不是向企业发难,我们采访企业也是让报导更真实,防止报导呈现偏向,通过电话、短信、电邮沟通,尽量片面报导。

我觉得如今用宣传这个词不合时宜,宣传这个词更适用于意识形态流传。如今谈流传,和原来方式纷歧样,媒介在发生变革,将来怎么样看不清,什么样是好的,很难有规范。以前就很明晰,纸媒有哪几家,报纸、电视、播送有多少,投妥了就OK了,但是如今映客上的一个直播就有几十万人在不雅观看,这可能不算媒体,也不是专业媒体人做的。传统媒体也很重要,我的老板必要在纸媒上有个专访,纸媒的仪式感是必不成少的,但是我也必要和新颖的东西,感遭到影响力。

媒体人和企业是平等的,方才那个问题反过来问一下,作为企业的公关人员,比较恶感媒体人的做法有哪些?

这个问题预计在座不少媒体的小搭档也很关怀,我们请春春教师来谈一谈,你比较恶感什么样的公关应对方式。

江苏金融圈编缉、首席金融评论员

黄晟:

赵士勇:

本日聊得话题都是媒体和企业经常遇到的问题,在上台之前我还嘀咕,这些问题都挺敏感的,聊多了真怕大家打起来。如今看我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大家都有很多话要说,并且说得都十分真挚坦白,把心里想要都跟大家分享了,我们这个对话的宗旨就真正到达了。企业和媒体人都有差异的本职工作,都要为本人的雇主和职业效劳,所以大家在各自工作中都必要更多的了解和换位考虑,尊重对方的职业,真挚交往。但是有一个标的目的大家是都能认同的,那就是公平正义,无论是媒体和企业,都应该向这个目的努力,只要社会公平得到彰显,运作愈加通明,这是我们所有人都能受益的。感谢四位对话搭档,也感谢方才发言的各位。下届流动将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干货,我们后会有期!

问闻(海润光伏):

民生银行南京分行 华心赟

王海平:

有些媒体人职业必要,方才蔡总提到也互相尊重,有些品牌宣传,很真挚,讲实话,媒体人也不能什么都写进报导里面,朋友之间,也不能让对方尴尬,要护卫好企业的朋友们。

刘教师怎么看两位企业嘉宾的不雅观点?你有没有呈现过他们恶感的事情?

赵士勇:

江苏财经名记嘉年华举办了六届,来的不光有媒体人,还有很多企业界朋友,之前不停想组织一个媒体和企业交换的环节,此次终于实现了,本日我们邀请的四位对话搭档都是经过精挑细选,刘照普、王海平教师都是资深财经媒体人,简直每天采访就是和企业打交道;华主任、蔡总别离来自上市公司银行和出产品企业,每天的主要工作可能也是和媒体打交道。既然要搞这个环节,我们就不想流于模式,下面间接上干货。企业和媒体的关系用一个什么词来描述呢?不知“相爱相杀”这个词合不适宜,那么我先抛一个问题给蔡总,你看本日来的媒体人有没有写过你们的负面报导?

刘照普:

任杰(扬农化工):

企业公关和媒体人如何愉快地做朋友?

方才两位主任从企业的角度来谈,我站在媒体人角度来说。媒体和企业的关系问题,我们的问题的孕育发生和处置惩罚惩罚,就应该归因到这一点,我认为双方的关系是啄木鸟和树木、医生和病人的关系,当企业从小做大的过程中,和树木生长一样,小树苗时候,呵护你,在发展为参天大树的过程中,啄木鸟来叼出虫子,而很多企业不了解,觉得媒体是来找茬,把关系对立起来,医罹病人的关系来看,企业也是发展的有机体,不成能不扶病。尤其当我们面对上市公司这种大企业时,希望企业和媒体不要对立起来。

刘教师也经常和上市公司打交道,你怎么解释任总和韩总说的状况?

对话嘉宾:

企业和媒体之间应该相互了解,不是敌对的态度,坦承相待。

刘照普:

王海平:

刘照普:

企业不要失事,失事就是大事,就像小孩子出生打疫苗,要预防。